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阅读 > 记叙文阅读

十八岁的夏天开过蓝莲花

时间:2016-12-0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 
十八岁的夏天开过蓝莲花
安妮踮起脚尖,纤细的手指摸索着伸向书柜里那本硬质日历牌,日历上凹凸有致的数字像蚯蚓一样爬行在硬质的纸张上,经过这几个月的练习,安妮已经能熟练地摸索出日历牌上的每一个数字了。
“今天已经是六月十二日了,还有两年零四个月,我亲爱的约翰就要回到我身边来了。”摸着昨天被做过记号的数字,安妮的嘴角绽出甜蜜的微笑。两年来,安妮一直生活在幸福的等待之中。
两年前的那起化学品泄漏事故,让她意外地失去了那双明亮的眼睛和亲生父亲,留下她和那个寡语的继母苏珊娜一起生活。从医生为她治疗眼睛开始,苏珊娜就一直在旁边冷漠地说:“你不用抱太大希望,医生说了,恢复视力的机会是5%,相当于没有机会,所以,你要准备后半生都当瞎子。”
在安妮心中,没有亲人的关爱似乎并不重要,因为她还有一份令她欣慰的寄托,那就是男友约翰。一听说她出事,约翰就急匆匆地赶到医院来了。听,他在她身边说的承诺有多感人:“亲爱的,就算你以后再也无缘光明,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!”
在这样的呵护下,尽管拆除纱布之后,眼前依然是黑暗一片,安妮却始终没有哭,因为她怀里拥着那样温柔的爱情!
安妮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跌跌撞撞回到家的时候,是怎样的难堪。她原以为,苏珊娜会把家里收拾得更适合她这个盲人居住,但一进屋,那些熟悉而陌生的柜子、书桌,甚至她曾经最喜欢的那只维尼熊,都成为了她的敌人。她摔倒在屋子中间,身边是继母的沉默和约翰沉重的呼吸。
之后,约翰考取了瑞士的一所著名大学,因为路途遥远,学业繁重,毕业后才会有机会再回小镇。因此,约翰毕业的那个特殊的日子,就成了安妮唯一的期待。
其实,这段时间里安妮并不是没有担心过,高大英俊的约翰是镇上多少女孩倾慕的对象呀,怎么会长期陪伴着自己这样的瞎女孩呢?但每当她有这样的忧虑时,约翰总会用一封又一封长长的来信,打消她的疑虑。也许就像约翰在信中所说的:真正的爱情就像夏天里盛开的蓝莲花一样,从泥土里长出,然后灿烂地绽放。谁的爱情能一帆风顺呢?而其中所有的坎坷,就像泥土一样,是供给莲花的养分。他的话在继母平静的语气中依然是那样笃定,安妮听了,心里就平静了,平静得仿佛看到街心花园里蓝莲花灿烂盛开的美景。

等待的日子里,苏珊娜总会不耐烦地要求安妮做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情。比如,她会要求安妮自己拄着盲杖到街上去帮她买些东西,有时还会拖着安妮到厨房里帮她做饭。如果安妮拒绝,她就会嘲笑说:“你连这点小事都不会做,将来怎么做好约翰的妻子呢?”
苏珊娜还买回了一架旧钢琴,要求安妮去弹,说是不想让没用的女儿丢她的脸。安妮以前在学校是修过钢琴课的,不过失明了再弹琴就没那么容易了,常常会弹错键。但安妮想要放弃的时候,苏珊娜就会阴阳怪气地说:“听说约翰在学吹长笛呢,人家什么都会,可你呢,什么都不会!”
至于那些学习电脑和会计知识之类的事情,就都是安妮自己要求的了,因为约翰来信说,她可以试着学一下,这些会对她的将来有所帮助。
总而言之,为了约翰,安妮学会了如何在黑暗的世界里,像一个正常女孩一样光明地生活。
当然,安妮最喜欢的还是趁苏珊娜忙的时候,摸索着到街心花园里莲花池旁的长椅上坐着吹风。日子虽然因为思念被拉长了,但思念着爱人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幸福的。街心花园里常有成对的年轻男女嬉笑打闹,听着他们轻盈的声音,安妮就会想起和约翰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柔柔的风吹过来,和着淡淡的幽香,安妮知道,那是蓝莲花的芬芳,每年夏天,蓝莲花就会冲出淤泥灿烂盛开,就像所有甜美的爱情!

那天,安妮也像往常一样,坐在街心花园里,听来来往往的爱情的声音。突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旁边的莲花池旁传来,“亲爱的,到这边来,看,蓝莲花开了,真漂亮!”
那声音太熟悉了,低沉的,却带着阳光的气息。是的,那就是约翰的声音。“难道是他提前回来看我了?”安妮兴奋地站起来,想要向前走,拥住朝思暮想的爱人。但,就在这时,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,“哦,约翰,真的呢,好漂亮的蓝莲花!”那是个清脆的女孩的声音,言语中透着惊喜。然后,安妮听到了另一种声音,声音不大,但即使是在嘈杂的街心公园,她敏感的耳朵和心,依然能清晰地分辨出,那是两个相爱的人在热吻,就在蓝莲花盛开的水池旁。
安妮呆呆地坐下来,仅仅十几秒的时间而已,思绪却已转了千百回。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昨天她还接到约翰从瑞士写来的长长的情书,是苏珊娜替她念的,里面洋溢着对她的思念和爱,那么,今天这个抱着别的女人亲吻的约翰,又是谁呢?
安妮听到了一声惊呼,是约翰的声音,很显然,他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安妮。安妮听到那个女孩不解的追问:“干什么呀,这个地方不是很漂亮吗?为什么要到别处去?”约翰是不安的,只听他小声说:“走吧,走吧,待会儿再跟你说!”
“约翰!”安妮轻轻地叫着,掩不住的哽咽之声,“你不用躲了,我知道是你,只是,你能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吗?”
短暂的沉默之后,约翰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。原来,自从安妮出事后,他就有了分手的念头。只是那时,苏珊娜一再请求他,不要在这个时候伤安妮的心。于是,就有了后来到瑞士读书的欺骗。至于那些情书,约翰却是毫不知情的,应该是苏珊娜的“杰作”。
约翰说的每一个字,都像针一样刺痛着安妮的心。天知道,她此时觉得自己有多么愚蠢,为了约翰,她学这学那,却不知道,那是一朵还未开花就已经凋谢在淤泥里的蓝莲花。
是苏珊娜,是苏珊娜欺骗了自己。安妮一下子愤怒起来,她无法容忍,自己竟然被这个可恶的继母整整欺骗了两年之久,而自己像个傻瓜一样,被人摆布。几乎是以奔跑的速度,安妮踉跄着回家,她要严厉地质问苏珊娜,这到底是为什么。
刚跑到门口,安妮突然听到福利署的埃尔雅执行官在和苏珊娜激烈地争执。埃尔雅要求将安妮送到残障机构继续求学,而且要求帮她申请福利救援。而苏珊娜却一字一句地说:“不,谢谢你们的好意,我女儿能够靠自己正常地生活,请你们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来践踏她的自尊。她能自己学习、做饭,甚至靠她的艺术才能工作和生活……”
听到埃尔雅无奈地出门的声音后,安妮才轻轻地推门而入。房间里,苏珊娜的声音还是那样冷漠,“你今天到哪儿去了?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?”安妮轻轻一笑,说:“没什么,出去听蓝莲花开放的声音了!”苏珊娜愣住了,许久都没说话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每隔一段时间,安妮还是能收到约翰的来信,每次苏珊娜帮她念的时候,她就会温柔地靠在苏珊娜的怀抱中,听她用冷漠的声音读那些情意绵绵的情书。然后,她在心里告诉自己,十八岁的夏天,她的生命里开了一朵与爱情无关的蓝莲花。
0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